總是讓我ㄧ哭再哭的文章~

要看前請先準備面紙~

一隻忠狗

 

阿忠始終相信,阿偉不能沒有他,相對的,他也不能沒有阿偉。阿偉就是他這一生的主人了。如果阿偉叫他去死,他也不會皺一下眉頭的。

誠然,狗是人類的好朋友,但,人類是狗最好的朋友嗎?

小時候的阿忠很可愛,常和小主人阿偉玩在一起。

阿偉也很疼阿忠,他去那裏,都要帶著阿忠一起。就算阿偉去上學,家人也得把狗栓牢,否則阿忠一定跟著去學校。

有一次阿偉和阿忠去附近的小溪玩水,結果阿偉不小心溺水了,還好阿忠在,他運用他的狗趴式把阿偉救了回來。

還有一次阿偉全家人出去玩,結果爸媽不小心把阿偉走失了,全賴阿忠靈敏的狗鼻子,把阿偉找了回來。

另外有一次則是阿偉不知道犯什麼嚴重的錯,爸爸盛怒之下,把阿偉打得半死,連媽媽都勸不了他。最後還是阿忠擋在阿偉前面,要不然阿偉可能會淪為家暴的受害者。

又有一次……

再有一次……

在一次又一次阿忠對阿偉的好當中,阿忠也長大了。從以前的小小一隻,變成了一隻碩大無朋的大狗。

阿忠始終相信,阿偉不能沒有他,相對的,他也不能沒有阿偉。阿偉就是他這一生的主人了。如果阿偉叫他去死,他也眉頭不會皺一下的。

阿忠作夢也沒想到,他長大了之後,阿偉沒有叫他去死,卻做了更可怕的事……

流放

大概是從阿偉上國中開始的吧?『小主人』就變了。每天上學早出晚歸,阿忠在家非常想念阿偉,只要阿偉一回來,阿忠就黏著他。但是阿偉只會直撲書房開始讀書,或者就呼呼大睡。阿忠想要陪著他,可阿偉哪有這個心思?阿忠繞著阿偉屁股後面轉,體型很大的他只會惹阿偉心煩。

以前阿偉才不是這個樣子,一回來功課也不做,就先和阿忠玩在一起,又是捉迷藏,又是比摔角的,玩得不亦樂乎。

那時阿忠個子很小,阿偉常常弄痛他,但他一點也不在意。而現在──

『阿偉,弄痛我也好,只要你理我一下……』阿忠低鳴。但阿偉摀住耳朵,他只覺得吵。

阿忠自己也知道,自己長大了,不像以前可愛了。過去很多人看到他都會摸摸他,現在很多人看到他只想走避。

他想,『一定是我不可愛的緣故。』

於是,阿忠拚命在阿偉面前做些以前阿偉很愛的動作,例如舔臉啦、蹭屁屁啦,咬手指啦……但阿偉只是一臉不耐煩的樣子。甚至還會被他敲上一記:「幹嘛啦?」

你……真的還是以前那個阿偉嗎?

最後,阿忠用力一咬,以前這招一定管用,阿偉總會喀吱亂笑,但現在──

「可惡!阿忠你咬我!……我受夠了!」阿忠從來沒有看過阿偉如此憤怒的樣子。阿忠真的嚇到了。

接下來阿忠──他生平第一次──被鎖起來,關在籠子裏。他每天吠叫,希望阿偉回心轉意。卻不知道這樣只會讓阿偉更不耐。

「我受不了了,爸!媽!一定要送走阿忠啦!」阿偉說。

那個曾經到那裏都要帶著阿忠,說阿忠是他的驕傲的小主人阿偉如此說。

回家

「我出去上課了。」阿偉說,「別讓我回來後還看到阿忠。」

阿忠還不知道怎麼了,只曉得阿偉爸爸突然要帶他出去玩,他想:正好出去散散心。

車子愈開愈遠,阿忠看到平常看不到的風景,看到高樓大廈,看到人來人往,看到山看到雲。他覺得很驚奇,心情也變好了。

開了很久,到了某一座山上,趁著阿忠跑出去玩,阿偉爸爸把阿忠的狗食啊、狗玩具……統統都丟了下去,阿忠看到了,心想:『阿偉爸爸帶了那麼多我喜歡的東西,一定是要跟我玩吧?』

就在他飛奔跑向阿偉爸爸之際,阿偉爸爸突然把東西丟下,好像火燒屁股似地開車走了。

『哇,阿偉爸爸是要和我比賽跑步嗎?』阿忠一邊這樣想著,一邊追著汽車跑。只是阿忠愈跑,汽車愈快,只消一下子的功夫,汽車就變成一個小點,看不見了。

『阿偉爸爸到哪兒去了?不行!我一定要加油!』阿忠繼續的跑,他的舌頭伸出嘴巴好長,口水一直流下來。

過了二個小時,還是沒有追上阿偉爸爸,而阿忠還是一直在跑。不,他的力氣幾乎已經用盡,幾乎是用走的。

『阿偉爸爸在和我玩,一定是的,他一定會很難過找不到我的。我要趕快……回家……啊……』阿忠邊喘氣邊想。

再過三個小時,阿忠完全跑不動了,他拖著疲憊而沈重的步伐,看著下沈的太陽:『啊,天要黑了,萬一我今天不能回家,阿偉看不到我,一定會心情不好的……』

事實上,阿偉已經回到家,他逕自回到房間讀書,『阿忠』兩個字連提也沒有提似乎這個家從來沒有過阿忠。

第一天,阿偉沒有阿忠。

半夜了,阿忠還在路上走。他既累且餓,晚上又冷,他仍然想:『他們會不會跑到原處找我呢?』阿忠不停地走著,不停地替主人找藉口。

第一天,阿忠沒有阿偉。

到了第二天,阿偉一放學就嚇了一大跳,因為阿忠回來了,奄奄一息地在籠子裏睡覺。

阿偉不高興起來。

藉口

「爸,你不是要把阿忠丟掉嗎?」

阿偉爸爸兩手一攤:「不關我事,是他自已回來的,我已經把牠丟到陽明山了耶。」

媽媽陪笑臉說:「偉仔,不要啦,你看阿忠好可憐,大老遠跑回來,你還忍心把他丟了嗎?」

「他會吵我讀書啊。」

一句話,就把媽媽的話給堵住了。也是的,哪個爸媽不希望孩子讀好書,為了讓兒女讀好書,他們什麼事也願意做。

「好好好,那媽媽去問問有沒有人想養狗,我就把阿忠送他們好了,至少比丟在路上作流浪狗好吧?」

「隨便。」阿偉頭埋在書堆裏,只應了一下。

在媽媽還沒有找到送養之家的幾天裏,阿忠待在家裏,補充好體力的他仍纏著阿偉陪他玩。阿偉正在想今天考不好的事情,看到阿忠又在煩,臉色一沈,飛起一腳,把阿忠踢到牆壁上去。

阿忠被踢醒了。

他嗚嗚叫著,縮到一個角落哭泣。

肚子雖然痛,但最痛的是心。

阿忠終於明白,阿偉不是開他玩笑,而是真的要他走。他走了一天一夜回到家,結果在家等著他的,竟然是一記飛踢。

阿偉卻像沒事人一樣,繼續坐回桌前讀書。

媽媽聽到這一聲重響,跑出來看,『夭壽啊!』看到阿忠狼狽的樣子,她立即明白發生了什麼事。

「你怎麼這樣啊?人家陪你那麼久呢!」

「又怎樣?」阿偉冷冷地說。

「又怎樣?!你是沒心沒肝嗎?有你這樣的小孩,我還指望你將來孝順我嗎?」媽媽拿出了掃帚要揍人。

意外的是,阿忠竟然還出來擋在阿偉跟前。

媽媽搖搖頭,「我看不下去了,算了,明天,明天我就把阿忠送走。」

歸程

翌日一大早,這次是換媽媽押陣,把阿忠送往一個親戚家。

阿忠坐在車裏,一直回頭低鳴,他明白這可能是最後一次看到家了。媽媽輕撫著他的毛說:「沒關係,下一個主人一定比阿偉更好,真的。」

「那就麻煩你了。」媽媽把阿忠交給親戚。但是阿忠和牛一樣倔,鍊子給了親戚,身子卻不肯動一下。還對著親戚呲牙咧嘴,似乎想要咬他一口。

「放心,我還沒有搞不定的狗。妳盡管回去吧,別擔心。」親戚笑著說。

媽媽連聲稱謝,快步從親戚家出來,臨走之前,還隱約聽到從門後傳出阿忠的悶吼聲。

「這下阿忠該不會又跑回來了吧?」大家想。

沒料到,媽媽回到家沒幾天,就接到親戚的電話----

「天啊,我第一次遇到這種狗,真的太猛了,怎樣他都不聽,想要回家,就算我綁住他,他都可以掙脫,不怕痛似的。妳猜怎麼著?他竟然跳破窗子,這裏可是二樓……」

媽媽怔怔地掛上電話。她想,既然如此,為什麼之前我們替他套上繩索他都不掙開呢?這幾天,阿偉一家人緊張地盯著大門,等著阿忠的出現。「他要敢回來,我再飛踢他兩腳……」阿偉說。

一天過去了,一周也過去了,阿忠沒有回來。

「他大概是死在半路了吧。」阿偉從書堆裏說。

結果在兩周之後,阿偉果然又在後門聞到了臭味,循著臭味,他在洗衣機背後發現了滿身傷痕的阿忠,縮在一角,瘦得簡直認不出來。阿偉又驚又怒,一隻腳高高舉起,作勢要踢下去----

劫數

媽媽閃身擋住了:「是我發現阿忠的。二周前,我在後門看到阿忠,他大概已經對你不存幻想了,所以只敢在後門晃,也不敢進來,我想他再也不會影響你讀書,所以我還是把他留下來。可是他東西幾乎也不吃……」

「那就別給他吃。東西都餿了,很臭,還有他身上也很臭。」阿偉連『阿忠』兩個字都不想提。

爸媽都不講話了。

「你們不忍心?好,那我親自把他送走,總可以吧?爸,明天開車載我。我去丟。」阿偉說。

阿忠能怎樣呢?只能順從命運的擺布。

*****

車裏的阿偉沒有表情,籠子裏的阿忠動也不動,如同死了一般。「哀莫大於心死」對狗也適用。

「再這樣下去,彼此都痛苦,不如一刀兩斷,對彼此都好。」阿偉說。

阿忠聽不懂。他只聽得懂關心他愛他的話語,冷漠的字眼,他聽不懂。

接二連三的拋棄……阿忠真的對阿偉、對人類徹底失望。

『你為什麼還要這樣對我?我做錯了什麼?是我要的太多了?還是我根本不該要的?或者,以前那些根本就是假的?……』太多的問題,不是一個狗狗的腦袋可以思考的。

阿偉並沒有把阿忠載到太遠的地方,他只是把它載到附近的高速公路上,趁著旁邊沒有車的時候,「爸,我要開車門了喔。」阿偉說。

車門開了。阿忠被踢了出來,就在車來車往的高速公路上。

阿忠呆呆地停在路上,任車來撞……

人類真是狗的好朋友嗎? 【2004/02/27 星報】

感謝美代子於2004-02-28提供本篇文章

 

咬舌自盡的狗

有情眾生, 不只包括人, 也包括所有動物
然而在利害關頭, 人往往可能是最狠, 而不是最慈悲的
別等後悔後, 才開始心生慈悲
請以同等心看待其他動物吧




【咬舌自盡的狗】

有一次,帶家裏的狗看醫師,坐上一輛計程車。
由於狗咳嗽得很厲害,吸引了司機的注意,反身問我:「狗感冒了嗎?」
「是呀!從昨晚就咳個不停,」我說。
司機突然長嘆一聲:「唉!咳得和人一模一樣呀!」
話匣子一打開,司機說了一個養狗的痛苦經驗,
很多年前,他養了一條大狼狗,長得太大了,食量非常驚人,加上吠聲奇大,吵得人不能安寧,有一天覺得負擔太重,不想養了。
他把狼狗放在布袋裏,載出去放生,為了怕牠跑回家,特地開車開了一百多公里,放到中部的深山。
放了狗,他加速逃回家,狼狗在後面追了幾公里就消失了。
經過一個星期,一天半夜聽到有人用力敲門,開門一看,原來是那隻大狼狗回來了,形容枯槁、極為狼狽,顯然是經過長時間的奔跑和尋找。
計程車司機雖然十分訝異,但是他二話不說,又從家裏拿出布袋,把狼狗裝入布袋,再次帶去放生,這一次,他從北宜公路狂奔到宜蘭,一路聽到狼狗低聲號哭的聲音。
到宜蘭山區,把布袋打開,發現滿布袋都是血,血,還繼續從狼狗的嘴角流淌出來。
他把狗嘴拉開,發現狼狗的舌頭斷成兩截。
原來,狼狗咬舌自盡了。
司機說完這個故事,車裏陷入極深的靜默,我從照後鏡裏看到司機那通紅的眼睛。
經過一會兒,他才說:「我每次看到別人的狗,都會想到我那一隻咬舌自盡的狗,這件事會使我痛苦一輩子,我真不是人呀!我比一隻狗還不如呀!」
聽著司機的故事,我眼前浮現那隻狼狗在原野、在高山、在城鎮、在郊野奔馳的景象,牠為了回家尋找主人,奔跑百里,不知經歷過多麼大的痛苦,好不容易回到家門,主人不但不開門,連一句安慰的話也沒有,立刻被送去拋棄,對一隻有志氣有感情的狗是多麼大的打擊呀!

與其再度被無情無義的人拋棄,不如自求解脫。
司機說,他把狼狗厚葬,時常去燒香祭拜,也難以消除內心的愧悔,所以他發願,要常對養狗的人講這個故事,勸大家要愛家中的狗,希望這可以消除他的一些罪業。

感謝美代子轉貼於2000-10-23提供本篇文章

 

小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